二人島

邊寫邊刪
熱衷原著設定和傻白甜
最近沈迷乙女向
清/藥/安

記個梗

清さに

從鍛出第一把刀、到第二把刀之間的這段時間,審神者會和自己的初始刀如何度過呢。
加州清光不知道。

在演習場上也見過不少別的本丸的自己。其中大部分的「加州清光」都是審神者的第一把刀。
不過他不是。

他來到這個本丸算不上早。站在審神者身邊的付喪神有好看的綠色眼睛和西洋人一樣的金色頭髮、正努力把自己的表情藏進白色的披風裡。
他向著少女自我介紹——
啊、我是河下游的孩子,加州清光。

鍛刀房的外面圍著一些人類少年體型的付喪神,他們看著新來的自己竊竊私語,有些膽子大的開始走上前和他打招呼。
「啊——你好!我是加州清光,請多關照。」

這就是最初的記憶了。

雖說這樣也沒什麼不好,而且現在自己已經是審神者身邊的絕對不動近侍。
不...

 

© 二人島 | Powered by LOFTER